新闻&活动
首页新闻&活动媒体报道世界时装之苑ELLE——《郑春影:寻找东方新美学》

世界时装之苑ELLE——《郑春影:寻找东方新美学》

发布时间:2014-09-25

 

编者按:

你的中式美学是什么?

对民族化妆品品牌的掌门人郑春影来说,是把一腔对传统的热爱嵌进现代人乐于买单的商品里;对做瓷人Mars来说,是欢喜热闹欣欣向荣的日常;对“榫卯”设计师孙勇来说,是在代表现代科技的苹果平台上复原最正统经典的中国木艺;对90后女孩南笙而言,是想办法把自己贬称跟一个“风一样的女子”。

一盏灯,一张椅,一颗石榴,一道门。他们各有各的情怀与门道,于俯仰之间拾取灵感、慰藉、能量,在边界模糊的时代,守住自己的精神故乡。

 

 

 

 

“伽蓝”出自北魏经典《洛阳伽蓝记》,这个词在伽蓝集团董事长兼总裁郑春影心中代表着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方,开满鲜花,盛产果实,水草茂盛。

他说自己的童年生活原始淳朴,处处被拙朴的美包围:家里一梁一柱都由能工巧匠精心雕琢;身边所有女孩,学的第一桩活计便是刺绣;父亲又颇爱阅读古典小说,家里的家具上都装饰着古典字画……几十年后,儿时埋下的种子突然发芽,激发了他对东方美不可遏制的追求。

最早,他希望公司所有的品牌都要从传统里寻找灵感,从文字、画面到造型。但很快他领悟到这不是自己要的中式美学:如果只是大量运用中国符号,在这个时代只能属于小众,而不是可以代表中国、属于世界的品牌。如今他可以很自豪地解释自己心目中最好的中式美学:并没有典型的中国元素,可是当他娓娓道来,美好的典故、含蓄的意象就会在懂的人眼前一一浮现……

 

 

 

最美不过清风明月夜

“‘清风明月’,在古代是人们追求的最好的东西。每到夏天我看月亮,觉得云彩都是彩色的,没有哪个季节的月亮能像夏夜那样清澈,那种美让人舍不得睡着。很多人在夏天心情容易烦躁,但如果你能让你的心静下来,在夏天的夜晚看看月亮,吹吹凉风,甚至还能听见植物生长的声音、小动物窸窸窣窣的声音,那真是太美好了。”

温润的玉,平静的木

“木头是自然中非常好的一个元素,当你用手去触摸一块木头的时候,好像能感觉到它的生命,甚至能和它对话。我办公室的桌面就选了一块特别厚的楠木,经常去抚摸它,会让我感觉非常平静。另外就是玉,我喜欢玉那种圆润、温婉的感觉,这也是最能代表中国女性的品质的。”

柔媚的、坚韧的、智慧的

“提到美国女性就想到活力,提起法国女性就想到浪漫,可对中国女性,好像一时想不到准确的词语来概括,能想到的勤俭持家、艰苦朴素似乎也是形容老一派的传统女性的。”

“其实我认为中国女性是最美的,尤其近十年,走在上海和北京街头,看到的美女越来越多。倒不一定是人变美了,是中国女性敢于表达自己的美了。然而,她们似乎还缺少了一点儿方向感,总想去追随些什么,哈韩哈日、欧美潮流,说到底还是不够自信。这就是我致力于推进的方向,鼓励中国女性展现自己独有的美。”

浦江两岸,没落与新生

“中国的大江南北,我最爱的是上海的浦江两岸,那里穿越历史、融合中外:浦西的外滩建筑群是一个历史时代的缩影;而浦东代表着一个崭新的时代,中国现代美学从那里诞生。浦江两岸对立而融合,曾经突兀的对比,随着时间的推移交织在一起,最终成为上海乃至现代中国的标志。伽蓝集团的美素品牌用15个月时间与王家卫和舒淇合作拍摄的大片,特意选择外滩为背景,就是为了在中国古典美学曾经没落的地方,‘再生’东方现代美学。”

追求东方美,不是单纯的怀旧和复古

“中国人对外在美的追求始于晋,盛于唐,精于明,每一件古典美学的作品都值得后人琢磨与瞻仰。但这并不代表东方美学的全部,更无法代表现代东方美学。如果没有现代精神的融入,只是流于浅表地怀旧复古,拷贝所谓的中国元素,最终会造成东方美学消失。必须把现代,甚至西方的美学概念,和传统东方美学融合起来,才能使东方美学正向发展。东方美学,不能只存在于博物馆里,它必须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

养出东方的眼睛

“我听好多人说,法国、意大利满街都是艺术品,生活中也充满了艺术。我受到启发,觉得需要给我的员工们创造一个富有东方美学的工作环境。环境对人的改变最大,比给他们讲道理更重要。我们办公室的灯是艺术家手工做的灯笼,办公室的隔断是手工刺绣的三片式半帘,而我办公室里的家具是明朝风格——不是古董,是欧洲设计师的作品。这些东西不仅中国人喜欢,世界各地的人都喜欢。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两三年,眼睛就会被‘养’出来,团队创造出的东西也不同了。”

 

 

新闻中心

关于我们

科技研发


企业社会责任

职业发展